最高法的重点是涉外商事和海事纠纷:承运人可以免除因疫情延误卸货的责任。 堵点征集聚焦商事服务

娱乐 YWYF

6月16日,最高人民法院印发《关于依法妥善审理涉新冠肺炎疫情民事案件若干问题的指导意见(三)》,聚焦受疫情影响较大的运输合同、涉外商事海事案件的适用法律问题。澎湃新闻

澎湃新闻还指出,受疫情影响,上述指导意见主要侧重于如何理解和适用不可抗力以及关于适用法律问题的类似规则。

澎湃新闻指出,《指导意见》对当事人申请推迟提交涉外商事海事审判身份证明和授权程序,及时办理域外证据公证或相关证明手续的办理、期限和期限等问题作了统一规定。

对此,最高法院民事法院院长王淑梅表示,根据《合同法》第291条的规定,承运人应当按照约定的或者通常的运输路线将货物运输到约定的地点。但是,如果在运输过程中遇到危险,承运人为了运输工具、旅客或者货物的安全,也可以绕道而不走通常的路线。

罗东川表示,不可抗力规则的具体适用按照《最高人民法院关于依法妥善处理新冠肺炎疫情民事案件的指导意见(一)》执行。对于域外法律的适用,建议准确理解和正确适用类似于域外不可抗力规则的成文法或判例法的内容。特别指出,“域外法律的类似规定,不能以我国法律中不可抗力的规定来理解”。

王淑梅表示,在这些情况下,托运人可以按照《海商法》第90条的规定解除海上货物运输合同,不承担赔偿责任。货运代理未尽到勤勉谨慎义务,取消航次、变更航次未及时通知托运人,或者配合托运人办理相关后续事项存在过错的,托运人请求货运代理承担相应责任的,人民法院应当依法予以支持。(二)货代未履行勤勉谨慎义务,未及时通知托运人取消航次或者变更航次,或者配合托运人办理相关后续事项存在过错的,托运人请求货代承担相应责任的,人民法院应当依法予以支持。

最高法院党组成员、副总裁罗东川指出,当前国际疫情持续蔓延,世界经济下行风险加剧,不稳定不确定因素明显增多。在涉外商事海事审判领域,人民法院会第一时间感受到市场环境变化引发的各类纠纷。

堵点征集聚焦商事服务

对此,最高法院民事法院院长王淑梅表示,根据《合同法》第291条的规定,承运人应当按照约定的或者通常的运输路线将货物运输到约定的地点。

最高法聚焦涉外商事海事纠纷:因疫情延迟卸货承运人可免责

比如,如果交通工具上有人出现新冠肺炎这样的症状,就要及时诊断或采取隔离措施,承运人会改变运输路线,将患者送到就近的医院诊治。只要承运人将此情况及时告知托运人,承运人并未违反法律规定的义务,改变运输路线属于合理绕行。

6月16日,最高人民法院发布《关于依法妥善审理涉新冠肺炎疫情民事案件若干问题的指导意见(三)》,重点关注受疫情影响较大的运输合同和涉外商事海事案件的适用法律问题。

承运人王淑梅托运人疫情罗东川